减产三分之一

2020-06-23 01:10

农业部长韩长赋6月3日在河南驻马店考察夏收工作时表示,今年全国夏粮生产有望再获丰收。如此看来,我国有望实现粮食连续十年丰收。但是,在对连年丰收深感欣慰的同时,不应该忽视丰收之年的局部减产。我们的记者在局部地区随机采访到的小麦种植户都出现了减产,这固然因为天灾难以避免,但是,我们的记者也了解到,这些地区水利设施薄弱,生产保障匮乏,农业生产依然靠天吃饭,在天灾面前必然显得比较脆弱。河南省是我国的粮食主产区,其粮食产量接近全国总产量的1/4,可以说是我国的重要粮仓。目前虽然是局部减产,种植户们依然挺得住,但是,粮食生产毕竟是我们的生存根本,还需加大力度保障农业基础设施建设。不能总指望风调雨顺来解决一切问题。

韩秉君说,他们代理的武农986在驻马店及周口等地区种植的十几万亩小麦都发生减产,面对找上门来的农民,他们没有能力给补偿,也不会给补偿,因为粮食减产并不是一个品种,而是当地所有的小麦品种都因为霜冻灾害天气减产了。那么,当地其它品种的小麦今年的收成到底怎么样呢?刘德祥告诉记者,一般来说一家种两个品种,普遍大部分都是四、五个品种。好的品种和往年比的话也不行。他承认今年确实是天气不好。

在驻马店市遂平县沈寨乡岗赵村,种粮大户寇文革种的五十亩小麦也未能幸免。寇文革告诉记者,一亩地减产300多斤,减产了三分之一。寇文革的哥哥寇文良,今年种了15亩小麦,也全部减产。他告诉记者,去年没减产的情况下,一亩地出产近1200斤,今年也要减产三分之一还要多。小麦减产,让他今年种的15亩小麦的收成比去年13亩地的收成还少了很多。

驻马店的刘德祥老人说自己种了一辈子庄稼,很少遇到今年这样的收成,赔钱是肯定的。他给记者算了一笔帐:种两亩地买种子花了150元,化肥两百多元,割麦80元钱,打药几十元钱,不算人工费,光资金投入就超过500元钱。收了300斤小麦,铁定赔本,另外3亩单产五百多斤也赔钱。家里下半年的各项支出肯定不能指望这些麦子了,做自家的口粮都不够,要解决家里的开支只能靠外出打工。在采访中,所有受灾户和记者都表示了同样的看法:由于农业没有保险,只能看天吃饭,要维持稳定的生活,只能靠外出打工。

村民们说,霜冻天气对小麦的丰收影响很大。如果小麦扬花的时节正赶上霜冻,几乎就是灭顶之灾。但不同品种的小麦扬花期有早有晚,那么今年年初的倒春寒天气究竟影响了多大范围的小麦收成呢?麦种经销商韩秉君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农业气象资料,认为周口、商丘、驻马店等区域都受到了影响。

麦收后的一天午后,河南省驻马店市近郊的一个村子里,70岁的刘德祥老人正与乡亲们纳凉。他跟记者抱怨,今年麦子收成不好,一亩地只有一百多斤的收成。在河南,小麦亩产一千斤已经比较常见,刘德祥家的小麦亩产量只有一百多斤,这让记者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些麦子颗粒又黑又瘪。

进入六月以来,我国小麦主产区从南到北陆续开始夏收。记者深入河南小麦主产区调查夏粮收获情况,部分地区出现减产。水利设施薄弱,农民靠天吃饭。农业可持续发展出路何在?《经济半小时》记者深入河南驻马店,聚焦夏粮减产。

刘园村的村民们辛苦了大半年,期盼了大半年,规划了大半年,却发现一年的主要指望突然落空了,他们认为是种子出了问题,于是纷纷向种子经销商讨说法,索赔减产带来的损失。然而种子店的工作人员似乎对于村民上门论理的事情并不理会。一位叫韩秉君的工作人员称,减产是因为霜冻的原因。

刘德祥告诉记者,二亩地合起来才打三百斤,这三百斤又黑又瘪的的麦子别人都不要。那今年的小麦到底有多差呢?刘德祥取来一碗去年打的小麦。这碗小麦明显颜色透亮,颗粒饱满,一亩地能打八百斤。相比之下,今年的麦子颜色发青,也显得干瘪,连麦茬也有点发黑。同样的一块地,为什么去年亩产800多斤,今年两亩地却只收了三百斤小麦?思来想去,老刘觉得只有种子和去年买的品种不一样。

在驻马店市的一个小麦收购公司门口,前来卖小麦的商贩和司机也都带来了各自地区小麦减产的消息。一位从平玉来送麦子的司机告诉记者,那里受霜冻影响很大,一亩地减了几百斤。他家的麦子也减产了30%,也是由于气候造成的。而另一位从正阳来送麦子的司机告诉记者,他们那里大部分也都减产了,主要是在该收麦子的时间下雨,麦子全部都倒下去了,明显减产了。

记者围绕驻马店地区进行调查,的确发现在驿城区,刘园村并不是唯一的霜冻受灾区,水屯乡马坡村的小麦同样收到影响。村民马明轩家今年种了两个小麦品种,都是早熟品种,全赶上了霜冻天气,一个品种单产五六百斤,另一个品种单产三四百斤。6亩小麦,收成有3500斤,比去年减产了30%到40%,小麦质量也差。马明轩说,马坡村今年没有一家小麦增产。

寇文良还有一个身份是麦客,他今年到驻马店的遂平、泌阳和南阳市的社旗三个县总共收割了五百多亩小麦。他告诉记者,这三个县他割过的麦子都是减产的,但是这几个县严重程度不一样,像南阳市稍微好一点,泌阳市比较严重,少了一半的收成。

记者了解到,在刘园村,像刘德祥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。去年秋天,为了小麦增产,刘园村不少农户都多花钱买了一种小麦新品种,没想到辛苦了大半年,小麦却减产了。村民刘联华告诉记者,小麦外边看着挺好,可是里面没有籽,产量减了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。村民们告诉记者,凡是种植了武农986品种的,今年麦子的收成都比去年减产1/3到2/3,因此,村民们普遍把减产的原因指向了麦种。

刘德祥说,另一片使用其它品种的小麦去年收了三千多斤,今年收了一千多斤,减产三分之一。跟种武农986那2亩地相比要好一些。整个刘园村,其它村民种植的其它品种的小麦同样减产了。事实上当地的小麦产量这些年来一直比较稳定,为什么今年会大幅减产呢?村民们承认,很可能就是因为今年4月下旬,小麦扬花那几天的霜冻天气。既然是天气原因,那除了刘园村,还有多大范围的小麦收成受到影响了呢?村民告诉记者,几个乡都是这样的。

岗赵村还有一个麦客姚玉超,他今年也是跑了驻马店和南阳市的三个县,收割了五六百亩小麦。姚玉超告诉记者,他割过的麦田中,产量最高的的亩产也就八百斤,大多都是四、五百斤,比去年减产300多斤。